在寫實與超現實之間 —— 寫在接連三天的「廟口瘋歌仔」之後(下)

文╱鄭秉泓  攝影╱鄭嘉泓

(下篇)

在「中篇」第二段中我寫到,歌仔戲如果單純就傳統文化型態的保存與發揚來看,問題「或.許.比.較.沒.有」那麼複雜。然而,就如同電影以DVD、藍光、電視、網路、傳統戲院、甚至3D播映而會產生不同優劣勢,位處21世紀的台灣歌仔戲,難免仍遭遇內台與外台的資源分配困擾。問題,永遠非常複雜。

昔日內台歌仔戲隨著時代發展為螢幕連續劇再逐漸轉型為今日劇院型態的精緻藝術毋庸置疑,其在形式與題材上兼容中、西文化的彈性開放,對比外台職業劇團為求生存而必須隨時「改版」的靈活與堅韌性格,內在核心精神仍是隱隱遙相呼應的。「歌仔戲製作及發表專案」以日漸式微的中小型優質廟口戲為鼓勵對象,期許提昇外台戲環境與生存機制,而入選劇團也挑戰以往廟口戲宗教意義重於藝術表現,配合節慶需要非安排大團圓結局不可的制式特色,以本屆一心戲劇團的《英雄淚》與國光歌劇團的《宇宙鋒》為例,在傳統與革新之間的拿捏,即是相當精彩的兩次示範。

已是第三度入選歌仔戲專案的一心戲劇團自1989年創團至今,不但蟬連多屆台北市地方戲曲比賽優勝團體殊榮,也連續四屆榮獲國立傳統藝術中心的「外台歌仔戲匯演」最佳優秀團隊。或許因為一心戲劇團是孫翠鳳娘家之故,《英雄淚》企圖在傳統劇碼《水滸傳之林沖夜奔》中以具時代感的新思維(尤其是林沖從不可一世的八十萬禁軍總教頭到被逼上梁山的心路歷程這部份)切入並予以重新架構的發展模式,二生一旦以及大大大小其他角色唱腔身段的高水準與整體性、武戲的華麗炫目、甚至為活絡現場氣氛而適時夾帶的俚俗趣味,風格上難免令人想起明華園總團的年度豪華公演。一心招牌劇碼向來皆有精彩的雙生競演,而這回由兩大允文允武的當家小生孫詩詠與孫詩珮姊妹花共飾林沖一角,編導以相當富有「電影蒙太奇」的方式一路描繪林沖如何遭逢高逑父子、陸謙謀害而家破人亡,並巧妙穿插梁山時期的林沖以不同心境、觀點看待自己這段往事,甚至還安排了兩個不同時空的林沖交相對話等略帶魔幻的互動橋段。本劇最高潮自然是梁山時期的林沖象徵性地殺了由總教頭淪落為階下囚的林沖,角色心境由意氣風發到遭逢驟變,從忠君愛國的傳統思想轉變成頑強抗拒僵化體制惡法的悲劇性英雄,其脈絡轉折鋪陳得相當嚴謹細緻而充滿說服力。

如果說《英雄淚》有那麼一點類似莎翁悲劇,那麼老字號國光歌劇團選中歌仔戲較少嘗試的秦代歷史故事,相較於京劇舞台常見的趙高修本、金殿裝瘋二折,改以全本型態、透過唱唸做打等傳統戲曲藝術手段所重新詮釋的專案作品《宇宙鋒》,全場瀰漫一股濃烈的希臘悲劇氣味,演出現場的感染力更為驚人。國光歌劇團的前身是民國五十年代專演內台戲的新春美劇團(與著名歌仔戲學者呂訴上家族有血緣關係),後因不敵電視的普及而轉為外台戲班,目前接班的是第三代的呂忠明三兄弟,堅持發揚傳統古冊戲,老三呂瓊珷能編能演,擅長扮演心計深沈的老生。國光版的《宇宙鋒》偏重趙高如何從趙國貴族淪落為秦朝宮廷太監,利用女兒婚姻進行政治謀略進而奪權禍國的戲劇性轉折,與京劇版素來以趙高之女趙豔容的觀點作為切入截然不同,一方面既能彰顯國光歌劇團以男角演員為主的這項特色,一方面也將整齣戲提升到帶有「全觀性」的史詩格局,而呂瓊珷在劇中可謂縱橫全場,多場近似莎劇的長串獨白(還配合趙高受到宮刑的劇情需要改以假音演出)將趙高的憤懣、偏執與煎熬詮釋得淋漓盡致,對於我這等從未看過國光劇碼的門外漢來說,簡直只能用瞠目結舌來形容。我以為,如此紮實又緊扣人心的劇本與演出,絕對比為投合市場口味而一味炮製各類視聽刺激重要許多,這才是真正將戲劇本質的真善美發揚到極致。原來歌仔戲也可以深刻至此,更可貴的《宇宙鋒》還是以我最熟悉的語言來演出,想到這兒幾乎都要感動到流下淚來了。

為期四天(包含首日「觀摩場」)的「好戲開鑼」高雄場,就在《宇宙鋒》裡半瘋半傻的趙豔容瞥見死去的爹爹趙高手上那串珠鍊似驚似醒的猛然嚎啕中震撼落幕。接連三天三場專案成果展,在軟硬體製作成本與故事格局上皆遠高於國藝會專案期望的「中小型」外台戲,尤其《英雄淚》與《宇宙鋒》在故事型態上與素來祈求平安團圓的宗旨有所落差,在成本考量與現實條件之下,未來是否還有其他廟口演出機會(而非文化場公演),我們不得而知。或許,這樣朝向藝術公演的精緻化的廟口戲,代表著傳統民俗文化的其中一條新出路,兩個大型投影銀幕搭配投影字幕當作輔助,讓坐在廟口看戲也有五星級的規格,然而不同的是,廟口的冷風、廟口兩旁攤販的熱食混雜氣味、坐在我後方的三姑六婆談論某位親戚的女兒在台北交了個有錢男友的八卦瑣事、老中青三代戲迷對於舞台上生旦如數家珍般的熟絡,交織出一種即使坐在國家劇院前排的貴賓席也難以感受到的親切與懷舊。

那是一種極度寫實與無比真實。

散場後,我走到廣場的另一邊,無意中瞧見舞台正後方那棟建築物的牆壁上,非常搶眼的「痔瘡.疝氣.包皮」廣告字眼,對比著正下方一群工作人員忙進忙出的拆卸各樣配備,公共廁所與關東煮的攤位上大排長龍……,或許,這也是一種道地的、獨一無二的台式浪漫與超現實吧。


在寫實與超現實之間 —— 寫在接連三天的「廟口瘋歌仔」之後(上)
在寫實與超現實之間 —— 寫在接連三天的「廟口瘋歌仔」之後(中)

2 則迴響於《在寫實與超現實之間 —— 寫在接連三天的「廟口瘋歌仔」之後(下)

愛戲者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