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絲推薦]新生代歌仔戲演員-曹雅嵐

 
文/豆物

第一次見到台下的曹雅嵐,是在《凍水牡丹》的排練場上。偶然間,我從門外窺見她隨著錄音機裡播放的歌仔調,一次又一次地揣摩,一個年輕母親哭倒在地的身段、面容與情緒。雅嵐單薄的身影對著鏡子──爬起來,再一次、又一次。正式演出時,果然在國家音樂廳的舞台上呈現了一段真摯動人的表演。
 
她對自己的雕琢、對表演的專注與謹慎,在我的腦海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接下來看雅嵐的演出,是在城市舞台與廖瓊枝老師、張文彬老師合作的《三娘教子》。她演出調皮搗蛋的「死囡仔」薛義,蹦蹦跳跳、渾然天成的模樣,令人驚喜於她體內所流竄的表演本能。她跟廖老師一段「打子、教子」的對手戲,一來一往情緒的拋接,讓劇場內老老少少的觀眾都掉下淚來。這次的演出,展現了她穿梭於不同角色之間的靈活——她擁有一個「演員」的靈魂。
 
她,是新生代歌仔戲演員曹雅嵐。
 
相較於舞台上的活潑俏麗,28歲的雅嵐本人出乎意料的樸實和低調。臉上總是掛著淺淺的、懂事的微笑,但一雙又大又亮的眼睛,隱約透露著一股堅持探索、反思的執著。她的腦袋裡彷彿永遠在想、在問,甚至是逼問自己:「我是誰?」、「我為什麼在這裡?」很多人都放棄去思考的這個問題,雅嵐說:「我沒有辦法不想。」一層一層的剝除、卸下多餘的東西,最終她希望站在舞台上,讓觀眾看到的是一個「人」,一個作為人的演員,演出關於人的戲劇。
 
國立復興劇藝實驗學校歌仔戲科第一屆畢業之後,趁著學校與法國建教合作的機會,雅嵐以交換學生的身份到巴黎第八大學戲劇系碩士班就讀。異鄉的留學生涯,苦澀辛酸的回憶不少,但也讓雅嵐體驗到另外一種活著、另外一種演戲的方式。
 
在巴黎,她曾經和一群來自不同國家的亞洲留學生製作了一齣戲。同樣黃皮膚的東方面孔卻擁有不同文化、語言的一群人,運用著不流利的法文和肢體來溝通,是個有趣而深刻的經驗。在用肢體溝通的過程裡,雅嵐看到了歌仔戲訓練在她身上長年刻劃下的痕跡——當擺出戲曲的身段、作表,她彷彿是一個被雕塑出來的娃娃。然而不僅止如此,在這齣戲的最後,雅嵐選擇了用清唱的方式唱出了一段自己最最熟悉的歌仔調——這個雕塑娃娃不只是一個軀體,還有著一顆易感的靈魂——當她因為緊張而微顫顫的聲音迴盪在劇場裡時,現場的觀眾跟演員們都受到了感動,同為異鄉遊子的心情與傷痕,透過戲劇的表演而互相得到了慰藉。法國的觀眾湧上台溫柔地擁抱這個年輕的台灣演員,雅嵐感受到一個沒有被提出來的疑問:「我,為什麼在這裡?」
 
這個問題,可以有很多答案、很多解釋、很多種選擇。而雅嵐回到了臺灣。
 
對歌仔戲,她還有未了的情緣、還有想達到的夢想。甫結束八月歌仔戲匯演演出的《李慧娘》,雅嵐現在投入唐美雲歌仔戲團《宿怨浮生》的密集排練。關於演戲,雅嵐認為除了演出最後的呈現,她個人更關注於一齣戲製作的意義、誕生的過程。「如果我發現了裡面有意義的東西,就會想:好、好!去作這件事。」而一旦要做了,她就會竭盡全力地完成。
 
當我提及《三娘教子》的演出讓觀眾深受感動,她的臉上終於漾起一朵小小的、喜悅的微笑,說:「那麼,我很開心,我有做了這件事。」雅嵐認為她與廖瓊枝老師合演的《三娘教子》,不只是一齣老戲,「教子」背後更寓意了廖老師對歌仔戲新生代演員的殷殷期許與牽成。「我希望透過舞台上的演出,讓關懷愛護我的觀眾看看我——雅嵐還好好的、我有在努力。更希望,自己如果能堅持下去,這樣的態度,可以讓同樣、或者是未來走上這條路上的年輕人知道:她/他們並不孤單。」她說:「我想用我的手,幫這個世界種一點花。這邊種一點、那邊點綴一點,讓世界可以美一點……在我的能力範圍裡。」
 
雅嵐也許不知道,她自己就像是這樣的一朵小花。也許還青澀、尚未成熟,但若受到適當地培養與照護,新生代的歌仔戲演員就像是一朵一朵的小花,必能在台灣歌仔戲的園地中展現迷人風姿,為這個世界增添令人流連的色彩與芬芳~。

[小編有話說]
以上的圖片,引用自牡丹風華宣傳劇照,如有侵權請告知小編唷!

唐美雲歌仔戲團2009年度新戲《 宿怨浮生 》
◎演出時間
2009/09/24-26(四)-(六)19:30
2009/09/27(日)14:30
◎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 (台北市中山南路21-1號)  
◎售票系統:
兩廳院售票系統(02-33939888)
唐美雲歌仔戲團部落格

 

 
 
 
 

6 則迴響於《[粉絲推薦]新生代歌仔戲演員-曹雅嵐

  1. 看了週末的演出
    這次詮釋的角色跟三娘教子中的完全不一樣
    少了些稚嫩,多了許多霸氣
    雖不突出,卻讓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覺! 加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