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當舖》編劇之慾望手札

文/梁越玲 ( 尚和歌仔戲劇團團長、《慾望當舖》編劇 )

人,需要的很少,想要的很多

聖嚴法師語錄:
想要是一種痛苦的事、需要是一種快樂的事。
想要和需要僅僅是一線之隔,有時候想要的,往往不是真的需要。
的確,我想要很多東西,可是再仔細考慮一下,就不見得非要不可了。
想要的東西得到了是很快樂,而要不到卻很痛苦。

閱讀到聖嚴法師的語錄,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記得小學二三年級的時候吧,看到班上許多女同學都流行穿著亮亮的白皮鞋,好生羨慕,回家後一直跟媽媽吵著要買雙白皮鞋,媽媽拗不過我,只好騎著腳踏車載著我到高雄市的皮鞋街去找,可是我仰著頭看著媽媽一家問過一家,都沒買成,心情蘯到谷底,最後媽媽的結論是:太貴了,不買了!我當下不顧一切,死命的拉住媽媽的腳踏車不走,當街狂哭,我依稀記得那種無法滿足慾望的強烈失落感….

後來,我終於體會到媽媽操勞家計的辛苦,想想當初自己為了一雙白皮鞋,當街耍賴,母親一定很無奈何也很難過,現在回想起來,失落感淡了,卻老是心疼起當時的母親….其實,那雙白皮鞋只是我的一個虛榮的慾望,對我的生活,並不能起任何作用…

由於父親早逝,母親獨力撫養六位子女,生活的困頓、物資的匱乏可想而知,小學時期,每學期會有一次,導師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前,請我和另一位男同學上台領清寒獎學金,那是我最不歡喜的一刻,領了獎學金,心裡卻覺得受傷…

後來,我了解清寒獎學金對家裡是有點幫助的,於是,上國中後我很努力的考試,每學期拿到靠自己掙來的獎學金,便迫不及待的拿回家給媽媽,更期待看到母親充滿驚喜安慰的神情,這份感覺,是需要的滿足,不是想要的欲望。

這樣成長過程的片段,讓我更深刻領會到「想要」和「需要」真的不同,如此的生活體驗,應是可供分享的,因此在寫本選材的過程中,我的內心裡,總覺得想選一齣可以貼切碰觸人性的、生活的題材來編寫,相信戲劇可以教育人生;可是問題來了,這是針對廟口設計的全新歌仔戲,想深入人心,又考量著廟口觀眾結構和普及程度,幾經思量,終於選定了馬克吐溫的『乞丐王子』為綱本。

《乞丐王子》書中,馬克‧吐溫的文風混合著更多成長過程中的思考:湯姆和愛德華王子都不滿意自己的生活狀態,認為對方的世界無限美好,但真正經歷過對方的生活後,才明白適合自己的生活才是最快樂、最幸福的所在;這其中,也影射著社會貧富不均的問題;因為故事淺顯易懂,除具有教育意義外,又富含著引人入勝的精彩劇情,應可滿足廟口觀眾們對劇情的津津樂道,另方面,廟口的觀眾群已有逐年年輕化的趨勢,劇本的深度正可適時的發揮,因此,我融入外國作家的想法,加入「慾望當舖」的點子,讓王子典當尊貴身份,換取自由自在,讓乞丐典當友情,交換榮華富貴的身份…,讓慾望變成一種行為,一個因果,擴大「欲念」的影響力,甚至植入禪學與哲學的氛圍,豐厚劇情的背後。

以東方禪的哲理,重新詮釋西方小說的內涵,除了國度與年代的衝突外,在內心層面及社會價值觀上應是情理互通的,人性的愛慾、溫情、貪婪、虛偽、嫉妒等,並不會因為時光的更迭而消失,這樣關於人性的題材,在全世界都不退流行,因為他寫的正是自我的寫照;我想,簡易的探討人性的一念善惡,可讓觀眾在欣賞戲劇之後,猶能細細咀嚼、慢慢回味,甚至反觀自省。

我也試著不離主題、堅守意涵的完成一齣清新雋永的歌仔戲作品,最後
歡迎光臨~慾望當舖

1 則迴響於《《慾望當舖》編劇之慾望手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