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論戲之三:悠游於傳統與創新之間的新編歌仔戲音樂

文 / 許瑞坤

第四屆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歌仔戲製作及發表專案」的三齣大戲「聚寶盆」、「將軍寇」、「玉石變」已在南北三地順利搬演完畢,由於超強的演員卡司和編、導、演的通力合作,精彩的演出在各地所造成的人潮和轟動自然不在話下。做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傳統劇種,呈現戲曲使用的語言和襯托劇情所用的音樂曲調,應是它最具有特徵的一個部分。

現代歌仔戲的音樂製作,不論是新編的野台戲或是劇場的精緻歌仔戲,在唱曲方面都少不了傳統曲調的安歌以及新創曲調的運用。綜觀這三齣戲所使用的音樂,也都兼具了這兩個主要的成分,只是每齣戲在使用的比例分配上各有不同。即使在觀眾熟知的傳統曲調方面,隨著劇情的需要與情境氣氛的轉折,每一位音樂製作人也都各擅勝場地加上了各種板式以及聲腔的變化,使聽眾在聆賞的舊經驗中加入了新的趣味。

「聚寶盆」的前半段劇情以兩位落魄的民間子弟為核心,曲調的運用也以通俗的『江湖調』、「雜念仔」」「乞食調」為主軸,凸顯出輕鬆諧謔的特性,當然音樂的設計還是在傳統中求變化。後半段的劇情轉換成為兩位飛黃騰達的顯貴之間的複雜關係為主,劇情深具衝突性,編者則選擇了「七字調」、「都馬調」、「哭調」為安歌的主要曲調。除此之外,現代劇團演出時配合新劇的需求,也都有一些新創作的曲調,尤其為了增加音樂的效果,二重唱或三重唱的形式似乎已成了必備的趨勢,在這齣戲裡,都可以看到編曲者創作上的用心。

「將軍寇」的音樂設計周以謙老師是現代歌仔戲界的老手,雖然年紀很輕,但是經驗非常豐富。這次針對劇情的需要,對於傳統曲調的安歌和新創曲調的安排都有很貼切的運用。整體而言,歌者的部分不論是前場的演唱或是幕後配樂都相當的理想。一部戲的整體效果如果以劇情的傳達為核心,舞台上演員的肢體動作和語言詮釋,再加上燈光、布景、道具、服裝等視覺效果上的增強之外,聽覺上的音樂配置則是更具潛在的襯托效果。

整齣「將軍寇」的歌樂部分除了少數的新創曲調之外,還是以「七字調」、「都馬調」、「江湖調」、「雜念仔」、「哭調」再加上一些近年來大家習用的新調為主,所以聽來還是有濃濃的歌仔味。我認為整齣戲的音樂最成功的部分有二:一是編曲的周老師自己擔任頭手弦,對於整體音樂速度、強弱的變化和掌控都能和劇情的推演緊密的結合;其次是對於過場和背景的情境音樂,能充分利用現代音樂的特性,例如半音階、增減和弦、不協和弦的運用,再加上電子樂器(包括電吉他和電子琴)音色的多樣化,對於演員心境的衝突和劇情的轉折都能達到適度烘托的效果。

相較於「聚寶盆」和「將軍寇」兩齣戲,「玉石變」的音樂設計在新創曲調的運用上較為豐富。柯銘鋒老師在接手這齣戲的設計之初就想要配合劇團的特色和劇情的需要,編創一些比較「實驗性」的音樂。當然之前和「秀琴歌劇團」合作的豐富經驗,已經有了一些相互之間的默契,所以彼此對於新創作的音樂風格也都有很高的接受度。這次針對「玉石變」設計安排的曲調,演員在詮釋演唱時都能琅琅上口,在歌聲的流轉之間深情入戲。對於一些新詩式的長短句歌詞,柯老師也能字斟句酌的搭配上合適的旋律,而秀琴團員的演唱功力也是柯老師在創作上可以放手一搏的倚靠。

整體上看來,「玉石變」的創作雖然是以在廟口的野台演出形式為主,但是唱腔音樂風格還是偏重於細膩的唱工,而非以熱鬧取勝。即使是倚字行腔或是節奏板式的變化,都還能忠於傳統歌仔戲的音樂風格,這種現象在其他兩齣戲中也可以清楚地看得出來。後場伴奏的部分,我個人覺得是比較有變化的部分。像「玉石變」的後場除了文場的吹、拉、彈和武場的傳統樂器之外,當然少不了電子琴,另外還加了西式小鼓、小銅鐘、中鼓、鈴鼓等用來製造特殊的效果。而在音階、和聲、音色的選擇運用上,也都能跳脫傳統的束縛,加入比較多的創意。

在演員的演唱技巧方面,我認為三個劇團都各有特色。一心劇團的團員年輕,對於傳統曲調的演唱技巧已經駕輕就熟,但是情感的深入還是稍有不足;而對於新的歌唱形式比較勇於嘗試也是他們的優點。例如陳孟亮老師在戲中所寫的一首二重唱,對團員來講就是很大的考驗。這種和聲式的二重唱,演員必須要有很紮實的個人演唱技巧,才能準確的掌握音高的和諧度。假以時日,如果能夠有更完美的演出,對於整個歌仔戲音樂內涵的提升必有相當的幫助。春美劇團的演員對於傳統曲調的詮釋是三團之中最深入的,音韻的轉折、氣息的控制、強弱的變化都可見到團員們演唱的功力。秀琴劇團的演唱形式最富變化,這當然和柯老師的音樂設計有密切的相關。配合劇情的需要,多次使用二重唱或三重唱,再加上幕後托腔的運用,使音樂的變化成為「玉石變」這齣戲的特色之一。二重唱大都是對唱或輪唱的形式,僅有少數地方以對位式的重唱呈現,這就減少了演唱上的困難度,但卻可達到一首樂曲中音色多層次變化的功用。

從歌仔戲音樂曲調的內涵來看,大概可以分為傳統歌仔調、傳統歌調的變化、新調和新創曲調等幾個不同的層次。這次三個團隊的戲碼在音樂的設計上不約而同的都以中間兩個層次的曲調為主軸,也就是在傳統曲調的變化運用和大家熟知習用的新調為主要的選擇。相反地,典型的歌仔調和新的創作曲調在這次的演出中並不多見。如果以「廟口」為主要的演出場域,觀眾群的人口組成也可能較易偏向於傳統的老戲迷,顧慮及此,那麼在音樂設計和選擇上也許還可稍微加重傳統曲調的比重,增加聽眾的回味。而對於串場音樂和作為劇情背景的器樂部分,則可以任由音樂設計者就個人的創意去咨意地發揮,兩者相輔相成,達到歌仔戲求新求變,既傳統又創新的風貌。

這一屆國藝會贊助的「好戲開鑼」演出活動,雖然是以外台形式來演出,但是對於編劇、導演、演員、服裝、燈光、舞台、音樂等各方面的要求,各劇團事實上都朝著精緻內台戲的目標在努力。雖然受限於一些外在條件不足的限制,例如燈光架設的角度、舞台布景的變化、觀眾看戲的場地,天候變化的莫測,都影響到演出的成效,但是對於傳統戲曲的演出水準,還是有明顯的提升。百年來歌仔戲的發展一直不斷地處於兌變成長當中,透過政府機構和民間團體的努力,對於演出的「質」和觀眾的「量」都能有效的提升,才能使得傳統戲曲永續發展的生命力更加的茁壯。

(本文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藝術學院院長)



群英論戲報導與討論:
群英論戲之二:竟有一抹最In的現代風味!(導演篇)
群英論戲之一:《聚寶盆》、《將軍寇》、《玉石變》編劇評述
颱風前夕,誰在講堂當學生?
不畏風雨 群英論戲

相關報導:
趕緊去廟口看歌仔戲 (上)
趕緊去廟口看歌仔戲 (下)
天后宮前龐克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