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影到歌仔戲舞台的「變臉」~ 春美歌劇團《將軍寇》

今起三天將刊登《國藝會》夏季號中關於「好戲開鑼 廟口拼台」這三齣戲的介紹,下週則有劇評會三位評論人針對編劇、 導演、 音樂設計的評論文章,敬請期待!
——————————

撰文/ 廖俊逞  圖片/春美歌劇團提供

 
有人形容郭春美是典型招蜂引蝶的鴛鴦蝴蝶派小生,台上台下都是超級發電機,英挺俊俏的扮相、玉樹臨風的氣質,磁性渾厚的嗓音與顛倒眾生的演技,散發著一股令人難以抗拒的偶像丰采;私底下的她挺胸抬頭、略帶外八地走路,也有一股閃耀著光芒的巨星架勢。一如「春美歌劇團」外台的招牌戲《飛賊黑鷹》,正是主打郭春美的個人魅力,當她削短的頭髮,一身炫酷俠裝,穿梭在夜場霓虹燈光與流行音樂渲染中,舉手投足間一點點邪氣、一點點陰柔、再帶些風流瀟灑,立刻讓台下觀眾情緒沸騰!

「天生就是注定吃這途飯的!」郭春美客氣卻自信地回答。她天生就是活在舞台上的明星,十六歲起在高雄自家戲班擔任小生,後來被延攬參與電視歌仔戲演出,也曾是河洛歌仔戲團主要生角,數度登上國家劇院舞台。電視、現代劇場、野台三棲,春美擁有一大票死忠粉絲,人氣指數紅不讓,但她卻從不以一個歌仔戲明星自滿。2000年從父親手上接掌劇團大旗,一人扛起「春美歌劇團」的團務發展,也肩負起為歌仔戲找到新觀眾的使命。春美不斷思索著:「歌仔戲的劇碼可以有多寬?可以多開闊?」、「隨著社會娛樂型態的多元化,歌仔戲如何在傳統基礎上結合現代題材,吸引更多人的關注?」、「求新求變的同時,如何保有自己獨特的路線、風格?」

因此,春美歌劇團不僅年年都推出新戲,且從胡撇仔戲到歷史演義,從奇幻文學到真人傳記,屢屢在歌仔戲舞台上有出人意料、令人耳目一新的創新題材展現。2004年首度入選國藝會「歌仔戲製作及發表專案」的《古鏡奇緣》,即以暢銷漫畫《尼羅河女兒》為靈感,透過時空的錯置,身份的轉換,鋪寫出一段穿越古今的愛戀情緣,融合現代手法的曲調編腔,充分發揮了歌仔戲音樂的活潑性。

2005年再度獲選的《青春美夢》,是歌仔戲少見以台灣近代史為背景,改編真人真事,描述日據時代新劇推手張維賢的故事,其有別於傳統歌仔戲的電影敘述手法,場景與老照片投影虛實相映,音樂涵納北管戲曲、日本形象音樂及當時新劇配樂,種種大膽的創新,對應著張維賢對台灣戲劇「革新破舊」、「求變」精神,不僅帶給觀眾煥然一新的視聽覺享受,更拓寬歌仔戲迷的觀劇視野。

不斷挑戰傳統對歌仔戲的認知,也考驗劇團表演、設計和製作整合能力的「春美」,三度入選「歌仔戲製作及發表專案」,對自己有著更高的期許。透過戲曲學者林鶴宜的引薦,「春美」展開和新生代編劇趙雪君的合作,從吳宇森電影《變臉》以及民戲《轉魂劫》中取材,編創出一齣冒險奇情歌仔戲《將軍寇》,藉由現代題材與觀眾拉近距離。

現就讀於清大中文博士班的趙雪君,是戲曲編劇界中令人激賞的初生之犢,雖是六年級後段班的新新人類,卻自小酷愛歷史、章回小說,在詩詞軼典裡流連忘返,第一次寫劇本就向戲曲挑戰,曾以京劇劇本《三個人兒兩盞燈》讓國光藝術總監王安祈驚豔,讓人在毫無防備下被觸動,見識她筆下的多情與慧心。首度跨刀歌仔戲,趙雪君為《將軍寇》注入現代新思維,打破角色正反二分的刻板印象,反而突顯正反對立的矛盾。「世界上只存在立場問題,而不存在對錯,」趙雪君說:「我們之所以是此刻的我們,之所以對周遭事物有此刻的想法,有多少是源於他人怎麼對待我們呢?人活在世界上,很多時候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都會被改變,而且這些改變是單向的,不能再回頭的。」 

《將軍寇》雖發想自電影《變臉》,趙雪君強調,轉換為歌仔戲劇本的演繹,在架構、情節、議題、情感上,均已發展出全新的血肉。故事的時空背景設定為明朝末年,一個不知道是賊寇、還是官兵危害社會更甚的年代,一個黑白不分的末世殘年,古代流傳的換魂奇門異術替代了科技的整型變臉。劇情由兩條主要枝幹交織而成,其一為將軍白行良,為維持體制的穩定,以僵化的行為模式,盲目地要剿滅所有的海寇;然而當任務失敗,服下「七重轉魂丹」,跟海寇衛楚雲交換身體,被海寇們以兄弟般情誼對待,過去對他來說,這群面目可憎的盜寇,如今卻一個個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了。歷經一場改變信念的旅程,立場變了,「思考模式」與「情感取向」跟著轉向之後,白行良不禁思索,在朝廷腐敗、官逼民反的年代,當「海寇」也可能是一個不得已的選擇,但他既不能夠選擇當海寇,也無法回到過去的人生,最後只好遠遁山林。

    除了人性的關照,《將軍寇》另一條關鍵的戲劇線索,則是歌仔戲少不了的兒女情長,趙雪君認為,「若說有什麼可以讓人拋棄過去、拋棄名字與身份的,那只有愛情了。」劇中原本海寇並不愛他的妻子,而另有情人,但當白行良進入海寇的身體,反而愛上海寇的妻子,上演一段「合法的婚外情」,成了全劇最大的張力所在。

「這齣戲挑戰一人詮釋兩角,提供演員寬廣的揮灑空間,表演時得細膩地透過眼神、肢體的改變,迅速轉換角色,不只性格上的轉變,人物心境也在歷經任務與良心的掙扎與糾葛中,對堅不可摧的信仰體系從質疑到崩解,產生心境上的轉換。」郭春美說,她在戲的前半段飾演一個從小父母被官兵所殺的孤兒,被石封島島主收留扶養,長大後與官兵作對的海寇衛楚雲,個性正直好義、氣宇非凡,遇到感情之事卻優柔寡斷,看似反面人物,卻有正派人物的衣著與形象;後飾轉魂後的白行良,接觸到石封島的人事物,開始懷疑起自己的立場,並愛上敵人的女兒,因為這份真愛使自己放下一切。

歌仔戲近年講究創新,諸如回到未來、前世今生等豐富題材不勝枚舉,導演張旭南認為,《將軍寇》以「人物轉換」為主題,「將軍」與「寇」藉著「七重轉魂」通過了靈體的對換,觸及人性本質的偽裝與叛變,在炫目的手法之外,有著更深刻的人性探索,「外台戲的演出除了以曲折的情節和懸念引人入勝,導演的調度更講究節奏感與創意,務必時刻牽動台下觀眾的觀戲情緒。」在構想上,劇中兩大場景,海上戰場和石封島,前者以大量武打場面,調度出海洋意象的壯闊與兩方對戰的激烈場面;後者則一面埋伏著機關重重的冒險感,一面呈現情愛仇恨纏繞的多重糾葛,呈現出曲折變化,有浩大海戰、有懸疑冒險、有濃郁深情、有人性衝突的奇情好戲。
 
(本文轉載自《國藝會》夏季號,作者任職於PAR表演藝術雜誌企劃編輯)
 

14 則迴響於《從電影到歌仔戲舞台的「變臉」~ 春美歌劇團《將軍寇》

  1. 1.《國藝會》夏季號是非賣品,週日將公布贈閱方式,請留意。
    2.劇評會的評論文章目前經評論人修正中,下週將在好戲開鑼刊登,請耐心等
    候。

    謝謝!祝福週末愉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