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繽紛話歌仔~2007年外台歌仔戲匯演(上)

圖‧文/洪瓊芳

第五屆外台歌仔戲匯演,今年首度移師至傳藝中心園區演出,相較於前四屆的規模,今年參演團隊較少,只有五個團體,分別是春美歌劇團、秀琴歌劇團、新藝芳歌劇團、國光歌劇團、明珠女子歌劇團入園演出,但配合傳藝中心舉辦的歌仔戲專題,七月的園區氛圍十足「歌仔味」,既有靜態的歌仔戲老照片展,又有歌仔戲巨星諸如楊麗花、葉青、唐美雲等人現身園區,海山戲館駐園一個月,各校歌仔戲社團也紛紛入園表演,7/14-18甄選出的五個優質外台歌仔戲團隊在傳藝中心園區拚台,各自使出渾身解數,鑼鼓聲中再現民間劇團的活力與藝術。

這次匯演承襲前幾屆傳統,也都有綵街活動,在演出前四十分鐘於園區民藝街做宣傳,另外還搭配「歌仔戲學堂」講座,由當天演出的團隊在午後四點至四點半於戲劇館跟遊客互動,或教學或介紹,讓遊客對歌仔戲和演出團隊有些基本的認識,進而引發他們留園觀戲的動力。

在歌仔戲學堂部分,秀琴歌劇團、明珠女子歌劇團、新藝芳歌劇團是表現較好的團隊,因為只有短短的三十分鐘,主持人的功力是決定成功與否的關鍵,秀琴歌劇團的米雪、新藝芳歌劇團的林明德都是主持高手,他們幽默風趣、靈活慧黠的主持,讓觀眾能很快融入情境中,而明珠女子歌劇團則是祭出小童星吸引遊客,繼而以較充分的課前準備來豐富互動時間;秀琴歌劇團、明珠女子歌劇團又另外以獎品來吸引遊客上台試唱曲調、比畫身段,不論是初學乍練或是有模有樣,都是不錯的互動與效果。

綵街部分,新藝芳歌劇團、秀琴歌劇團是較突出的,新藝芳因是以八家將陣頭遊街,聲勢浩大;而秀琴歌劇團則派出四個年輕貌美的浣紗女綵街,每個浣紗女的籃子裡都裝滿小包科學麵來分贈遊客,以「美色」和「利誘」達到不錯的宣傳效果。

至於匯演的重頭戲,便依演出時間順序做個簡單的介紹。 

新奇浪漫的《古鏡奇緣》

7月14日首先登台的是高雄的春美歌劇團,演出劇目為《古鏡奇緣》,這是一齣跨越時空的歌仔戲,以一面古鏡為物件,讓企業家許文風在現代與元朝之間穿梭,探討情愛追尋、族群對立、文化差異等課題,不過其中最吸引人的還是關於愛情的部分,族群融合的問題探索則流於表面化。

《古鏡奇緣》就歌仔戲而言,題材新穎,2004年首演時便廣受歡迎,胡撇仔風格加上真實的歷史背景,竟不讓人覺得突兀,元朝的宮廷夜晚,在永翰太子(即許文風)的巧思設計之下,以一幕串連的燈泡、一樹盛開的梅花、一首動人的華爾滋營造出浪漫的氣氛,不僅劇中女主角醉了,很多觀眾也陶醉其中。

不過當天的演出,因文武場只有四人加上聲響出問題,使得音樂顯得非常薄弱,更不可諱言地,這齣戲除去新奇浪漫的故事情節後,最有可看性的就是劇團的當家小生郭春美,她俊美的扮相與精湛的演技向來備受肯定,不過也因為她的出色,造成某種角色落差效果,行當素質不一,而春美是個很有頭腦的藝人,謝幕時她所說的一席話,巧妙地把劇團的弱點包裝起來,不管是有意或無意,都讓人暗暗佩服她的幽默與機智。

素質整齊的《范蠡獻西施》

匯演第二天,由台南的秀琴歌劇團接棒,秀琴歌劇團堪稱是少數行當素質整齊的外台劇團,尤其是劇團的「鐵三角」-團長阿牛(秀琴)、金嗓小旦莊金梅、生旦丑兼擅的米雪,唱腔各具特色,聯袂演出頗具可看性。

《范蠡獻西施》是劇團年度文學大戲,由學者王友輝執筆編劇,團長阿牛說為了這次匯演「拚面子」,特地選擇這齣戲獻演,希望能吸引更多觀眾來觀賞。或許半是「天時」因素,7月14、15日正逢週六、週日,這兩天觀戲的群眾最多,尤其在演出前雨聲稍歇,劇團直呼開心,認為田都元帥有庇佑。

有趣的是〈獻美〉一場,這一場是重頭戲,范蠡(秀琴飾)必須穿過觀眾席,將愛人西施(金梅飾)獻給吳王夫差,因為先前下過雨,地面還是濕的,一些衣箱戲迷紛紛議論范蠡不會穿他那件外掛超長的戲服,否則走過「獻美」這一段路,那件價值四、五萬元的戲服不就毀了?沒想到出乎衣箱戲迷的預料,范蠡服裝依舊,於是眾聲譁然,台上一齣戲,台下也是一齣戲,范蠡痛心獻出所愛,愛烏及「服」的戲箱們也是心疼陣陣,【五擊痛】曲調中便參雜一兩句戲迷「真柑啊!」的竊竊私語。

相較於整齣戲以范蠡為中心,〈驚夢〉一場則是西施內心憂懼的具體呈現,二十年的吳宮等待,夫差的質疑、越王的重託、越夫人的批判、文種的期許都是西施心裡沈重的負荷,而范蠡遲遲沒有消息更是西施內心的傷懼。這一場的五人聯唱很有味道,不過也是最容易出差錯的唱段,飾演文種的米雪表示這一段唱很難找到「切入點」,所以每次唱到這兒都會特別專注,深怕出錯。

戰戰兢兢、全力以赴是秀琴歌劇團的原則,不過演出結束後,秀琴懊惱地老實承認這次武戲她打得不夠好,但觀戲時並沒有發現什麼明顯的失誤,或許只有真正的行家才能注意到細微的變化吧。

(待續)

(本文蒙作者同意,轉載自《傳藝》雙月刊第72期,作者為中央大學中文所博士生)

點閱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