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血蓮花》嘔心瀝血

文/林茂賢

「陳靖姑收妖」是民間流傳的神話故事,台灣民眾以臨水夫人陳靖姑為產婦的守護神,在早期醫療不發達的年代,婦女生產必需冒著生命的危險,台灣俗語:「生贏雞酒香,生輸四塊板」,正反映生產的危險性,每當產婦分娩都會祈求臨水夫人庇佑生產平安、順利。明珠歌劇團的《泣血蓮花》即援用陳靖姑收妖的故事編撰為歌仔戲。

《泣》劇劇本初稿,是以野台戲方式呈現,內容充斥不合理、硬拗的情節,例如為彰顯陳靖姑之神聖性,陳靖姑被塑造成無情、無慾、神聖純潔的性格,為盡孝道被迫成婚,但仍堅拒夫妻同房,卻無法解釋既守身如玉又為何會懷孕;原劇一切皆是命中註定,且師父一再預告劇情,使戲劇完全沒有玄疑、張力。劇中每當陳靖姑遭逢抉擇或危難之際,就會出現觀世音菩薩下凡解答、救難,反正「戲若做沒路,就用神仙度」,凡事交由神明處置,一切都是冥冥中被註定,陳靖姑神奇聖潔卻沒有人性,而師父提示未來命運告知將面臨之阻礙,於是觀眾也提前得知劇情如何發展,不必再觀賞演出,這種簡易的劇情只能在野台「騙神」,根本無法讓觀眾接受。

在歷經多次修改劇本之後,《泣》劇刪除觀音菩薩的腳色,以免祂不時現身指點迷津、干涉劇情,師父也不再預告結果,讓觀眾有興趣「繼續」觀看,而最大轉變在賦予陳靖姑「人性」,擺脫神明與師父的安排,結局則改編為陳靖姑為拯救百姓犧牲生命,揚棄神助成仙、天生必然的宿命,如此不僅增加動人的愛情戲,也成就其偉大人格。

《泣》劇導演劉光桐先生對劇情的重新編排顯然費盡心思,對於腳色性格的塑造,場面的調度均處置得宜,從單調、無趣、怪力亂神的原創劇本,改編成節奏明快、劇力萬鈞的演出,顯見導演之功力。此外《泣》劇舞台美術、燈光設計也製作用心,有別於野台式的草率粗糙。

明珠歌劇團95年首度入選為國家傑出演藝團隊,因此演員無不戰戰兢兢,努力表現。明珠的優勢在旦角,尤其李靜芳、李靜兒姊妹唱腔優美、演技精湛,更是劇團特色。明珠的小生、丑角腳色稍嫌薄弱;但導演大量刪減小生戲份、唱腔,遮掩劇團弱點使劇團得以發揮所長,隱飾缺點。《泣》劇丑腳則外聘陳美雲劇團呂雪鳳客串演出,呂雪鳳唱作俱佳、演技生動自然,為《泣》劇增色不少。劇中安插七歲童星表演,噱頭十足且效果良好。

《泣》劇音樂也非常精采悅耳,全劇曲調多元、唱腔豐富,串場配樂、背景音樂適當,且運用許多四句聯,發揮台語之美,也展現歌仔戲「有聲皆歌」之特色。

綜觀《泣血蓮花》可算明珠成功之作,全劇劇情流暢、趣味十足,結局溫馨感人,演員唱作俱佳,舞美技術人員表現稱職,因此整體而言仍屬精采之作。

(本文作者為靜宜大學台文系副教授)

點閱數

1 則迴響於《《泣血蓮花》嘔心瀝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