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菩薩》觀後心得

文/精誠中學 501班 劉軒筠

今夜,是通往藝術的嶄新的泱泱大道。

自布幕初升,悠揚的樂音奏起,啊,彷彿立刻將思想扣合至此戲劇名目:鬼菩薩。它莊嚴,它可懼,它,彷若擁有屹立不搖的心志,為了堅定之志,義無反顧。此時此刻,似乎早已湧入暖意,雖說「菩薩」,超越人一般的存在,但,這份對正義的執著,可見人性的光輝,於祂冷酷地閃著寒光的利刃下,傾訴著深如海洋之情愫……。

故,事,訴說起──

輕快而愉悅,故事的推演,總聽見笑語不斷,我也十分喜愛有趣的藝術展現,方知傳統技藝神妙之處。步香君小姐與其父所遇賣水果之人,開啟了懸案,同時,他逗趣的演譯也成為了非常令人印象深刻之所在,宛如天外飛來一筆的話語總引人發噱。而段克邪神勇地解救步家難關,好比傳奇英雄一般傳奇地現身,令眾人頓時驚訝與驚喜,席上觀眾更是心情無比澎湃。脫逃的惡徒高飄又恰巧相救四川王之子,從此一同為非作歹,並處處為難段步戀情。

藉四川王之權勢,步香君被擄,段克邪怒不可遏,就在此時,終於,化身正義之軀,那凜然的面具,那堅毅的軀幹,……段克邪正是鬼菩薩!身為三省巡撫,社會仍處處隱含司法無法伸張之隅,悲傷沉痛,只能化為鬼菩薩,「段克邪做不到的,只能由鬼菩薩來實行!」

鬼菩薩與四川王最後的交鋒,香君已明瞭,祂的真實身分。阻止不了他不惜冒險的行為,她只好自刎,段克邪為此悲慟至極,於刺殺仇人之後,也投身於槍戟之海,於與最先相同的激昂音樂,畫下增添一分淒涼的止符。鬼菩薩,如人一般,如人一般的愛情,如人一般的捍衛至愛,至死,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