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范蠡‧黑暗中獻美 in 保生文化祭 0502 updated!

阿牛團長說前三天新店演出,天天下雨,讓他一直煩惱保安宮這場《范蠡獻西施》,該怎麼辦?

劇團想了兩個方案,如果天氣好,就從戲台旁的側門繞一小圈,從庭園的門口進場獻美。萬一不幸遇到下雨,只好在舞台上完成獻美這場,不過整體效果就會大打折扣。所幸,在眾多戲迷的集體念力之下,昨晚是個好天氣,讓阿牛團長很高興,戲演完後,不斷感謝老天爺的幫忙!

當字幕打出「第五場 獻美」,滿場的觀眾騷動了起來,等待著范蠡與西施從觀眾席正中的走道,緩緩步向舞台上的吳國宮殿…..

在劇團同意下,我試圖用相機補捉這段精彩的畫面,可惜因為觀眾席燈光太過微弱,僅能將雙手舉高,靠著此起彼落的閃光燈,透過相機液晶顯示,努力辨識范蠡於廣場上的座標…..

范蠡黑暗中獻美,或許大家能透過范蠡的歌聲、數不清的相機、手機液晶畫面與觀眾興奮期待的神情,稍微感受到廣場的熱度……至於范蠡沉重哀痛的心情,就請閉上眼睛,聆聽阿牛團長的歌聲重新體會一次吧!

愁悶滿腹誰人會知,含淚送美痛入心懷。
腳步沉重真是無奈,犧牲所愛擊鼓悲哀。

點閱數

古典新意 風格獨具

文/音樂設計 朱蔚嘉

【范蠡獻西施】的劇本文學性很強,是一齣詞寫得很美的古典戲,在安曲時,除了七字、都馬等有很大自由度的傳統曲調外,很難直接套用觀眾耳熟能詳的電視新調變調等舊有曲調,所以必須要針對唱詞意境去編寫新的曲調,如何有新意又不失歌仔戲原味,要讓編導滿意,要讓觀眾接受、喜歡,對我來講可說是人生一大挑戰。

因為我的經歷比較淺,在設計音樂之前,也觀摩其他的戲曲和電影配樂手法,學習別人的處理經驗,希望在保有歌仔戲風味下,創作出自己的風格、創作出【范蠡獻西施】的獨特風格。以古典傳統為基本,再加以創新、注入新意。在舞蹈的場面上,我試圖採用一些「異族風味」,讓歌仔戲的舞蹈有新的表現,而范蠡獻美時所唱的《五擊痛》則大膽使用歌仔戲少見的五拍子音樂。

這次【范蠡獻西施】進入城市舞台表演,恢復序場的演出,所以在音樂上注意序場和尾聲首尾連貫性,加強過去和現在的轉折。另外也參考七月份在外台首演後觀眾的意見反應,修改加強不足的地方,例如范蠡和西施在吳宮重逢和戰爭場面的配樂等等,希望音樂和劇情有配合得更好。

秀琴歌劇團一向都很注重音樂唱腔,因為在一齣歌仔戲裡,音樂很重要,要隨著劇情感覺走,要配合演員的情緒強弱表達。這齣【范蠡獻西施】是我很看重、很重要的一個作品,希望大家喜歡這齣戲,也請繼續支持我們。最後,要謝謝在編曲過程中製作人、編劇、導演等大家對我的鼓勵,還有柯銘峰老師和莊家煜老師兩位音樂前輩的支持力挺與建議。

【音樂設計簡介】

生於戲劇家族,原專攻文武全才之小生演出,卻偶然接觸文武場樂器並引發濃厚興趣,自此一邊演戲一邊學習文武場。轉任文場後,因已累積有豐富的前場經驗,便特別能作出與劇情相合的配樂,一方面滿足演員演出需求,另一方面也以豐富的音樂情境牽動觀眾情緒。於1991年首次參與歌仔戲公演,擔任一心歌劇團的文場指導,1999年起參與五虎歌劇團的音樂編腔,自2000年開始和秀琴歌劇團合作,擔任劇團音樂設計以及文場指導。

(本文轉載自范蠡獻西施2005年城市舞台演出節目冊)

點閱數

至情至性 淋漓盡致

文/導演 劉光桐

這一段時間辛苦的排練,大家都好疲倦,總算要面對演出了﹔大家不是怕累,是因為春秋時期越國的范蠡與西施的故事,早已膾炙人口,我們希望能有個好成績展現。

這段歷史幾乎各劇種對它都有不同的構想與詮釋。外台歌仔戲亦曾選用演出過,但用文學用歌仔戲詮釋范蠡與西施或陶朱公,有著固定意義,藉著不同劇種演員的表演,一再的重新詮釋與填補歷史。同時改寫其文本意,創作了此刻的文本新劇,從新出發進入內台演出,使他得以越過傳統戲曲原始本劇的箝制。

藝術是內在昇華的展現。人們在無意識種族記憶尋找到其根源。透過藝術,一個民族的歷史與心靈得以浮現。此次引用傳統古典文學作品在歌仔戲舞台上展現古典文學,這個故事是具有傳統中國色彩的語言。戲曲環境對他的希求,係自我之外的諸種牽涉與負荷,之所以揮之不去,割之不斷,不能收藏,無可逃避的那一外在勢力,是因為故事太美。

責任重大,導演嘗試開展脫離鏡框文化空間,希望呈現的是訴諸集體意識的神聖文化的展現。除注重劇本修辭與強制性的歷史論述外,加強劇中人物衝突矛盾與人性貪婪勝敗相互抵觸。劇中『獻西施』一場中特別加重了范蠡與西施別離的氣氛與見君王夫差的無奈。本劇特重『情』,導演也是至情至性的,有時有意無意的在戲裡加入自己的觀點和感情,因此,我們常常可以在一齣經過完整規劃過的戲劇裡,窺探出導演的思緒,也可在戲劇散發的氣氛中,找尋到導演的風格,和他所要表達的內容。

不以還原歷史真相為目的,以發揚歷史文化記憶的視覺圖像為目標,展現在舞台上。我們有意忘記原典,也掙脫正統所制定的意義。所謂「陶朱公」,或是「西施」,再度被歌仔戲戲曲以另類的方式表演出台灣當代文化場域中,聖潔化與個人化的文化身分「范蠡」,希望大家認同本劇建構過程偏離的複雜與焦慮。

本次希望藉由劇情的合理化,達到本劇戲曲效果,掌握歌仔戲演員角色的特色,表現到本劇戲曲張力淋漓盡致,加強戲曲熟練度,希望展現最好的成績。

【導演簡介】

自幼入陸光劇校學習京劇,未及弱冠便已投身於戲曲導演行列,對藝術文化熱愛有加奉獻亦多,目前任教於台灣戲曲學院歌仔戲學系。曾導演凌波、童芷苓、明華園、當代傳奇等劇團許多戲碼,對歌仔戲的推廣有相當的助益。

(本文轉載自范蠡獻西施2005年城市舞台演出節目冊)


2007大龍峒保安宮【保生文化祭民間劇場 – 家姓戲
4/25 三 秀琴歌劇團范蠡獻西施】 7:00~9:30
保安宮交通資訊

點閱數

文種另一章~跑馬篇

文/蝴蝶夢

看過《范蠡獻西施》的人想必都為文種剛出來的那一場「跑馬」很驚豔吧!那一段可是導演親授,並融入舞蹈老師優美的身段指導,才能使文種一揚鞭、揮鞭都顯得俊逸清麗,漂亮得緊。

可是喔,你們可知道「美麗」的背後是要付出代價的?呵呵,每次只要演出這場戲,米雪一定會準備膠帶,做啥用?綁住馬囉!平時「跑馬」只要將馬鞭上的小圈套入手指便成,但文種的「跑馬」因為身段太繁複,文種好擔心一不小心馬匹就不受控制,手一揚,馬便遠遁而去……「馬鞭掉下去怎麼辦?」「我是越國重臣,在台上找馬太難看吧?」所以囉,膠帶是為了緊緊把小圈黏死在指頭上,米雪總是纏了又纏,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為了配合跑馬身段,文種那一身亮麗英挺的白色戲服也是一改再改,台南、台北兩處跑,只為了與服裝設計師協調,讓舞台上的文種能呈現出最好的一面。「其實我很喜歡這齣戲裡自己的造型,尤其是服裝,既比照傳統,又有所突破。」

「到城市舞台演出時,因為場地太大,每一個動作也得跟著放大,這樣一來每一個身段的時間會拉長,而音樂節奏又不能放慢,很多細緻的小身段便省略了,不然我無法跟上音樂節奏……」很可惜很可惜,不過想要看文種精湛「跑馬」的觀眾,外台公演反而可以如願唷。


2007大龍峒保安宮【保生文化祭民間劇場 – 家姓戲
4/25 三 秀琴歌劇團范蠡獻西施】 7:00~9:30
保安宮交通資訊

點閱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