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 秀琴《血染情》

【演出特色】

《血染情》是以人性一念之差為出發點的家庭悲劇。此劇探討一對深情的戀人因受命運的捉弄而出現的情緒,因著女主角一念之差而做出偏差的決定,造成歐陽家的慘劇…

劇中團主張秀琴飾演鄭世昌一角,他原本是一個樸實顧家、無憂無慮的柴夫,但自從救了高傲的明月就對她一見鍾情,除要展現用情真摯的心來感動明月,另一大考驗就是如何詮釋對明月又愛又恨及對青雲這個結拜兄弟私下與自己的妻子瞹眛不明等多方糾葛下,因而造成他不知不覺中失去善良的本性…

當家苦旦莊金梅一改往日青衣小旦的角色風格飾演劇中姚明月,這對莊金梅而言是一個風格不同的行當。劇中的明月是一個個性剛硬,敢愛敢恨情緒極端的女子﹔當她認定青雲將他們的海誓山盟拋諸九霄後,她一念而起的報復之心、其內心的轉折呈現對莊金梅而言都是演技上的大挑戰。

小生陳湣玲飾演歐陽青雲一角,她必須要展現青雲對明月的用情真摯,另一大考驗就是如何詮釋青雲面對父親的要求、世昌的恩情、明月的愛情多方糾葛下,去隱忍心中的痛苦做出的抉擇;表現對父親的孝順、兄弟的情義及對心所愛的明月的無怨無悔付出、犧牲自己…

《血染情》對於劇中人物性格的拿捏,劇情張力及對白的設計有著許許多多強烈的衝擊震撼點,如劇中青雲與明月的深刻情愛對比鋪陳出後半段明月對青雲不諒解的怨恨﹔姚明月及鄭世昌的情緒轉折、人物性格發展的合理鮮明舖成,將會耐人尋味。《血染情》除了探討一念之差所造成難以彌補的過失外;亦希望人們能在處世抉擇之時,能先停下腳步多方思索一下…

此次創作的製作團隊由劇團苦旦莊金梅擔任編劇,劇團文場老師朱蔚嘉擔任音樂設計及團長張秀琴執導﹔因著莊金梅及朱蔚嘉對劇團的熟悉及多年的合作默契,一定能為劇團製作出突顯劇團特色的劇作﹔而團長張秀琴則希望透過此次的機會與藝術顧問王友輝老師作一密切的配合自製作會議至演出,爲劇團這一齣《血染情》 生根發芽,亦在這過程中持續向老師挖寶厚實自己的全方位導演能力。我們深信這個黃金鐵三角一定能製作出令人動容且印象深刻的鉅作。

【故事大綱】

一對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妻青雲與明月,先後遇難而被同一青年世昌搭救﹔世昌愛上了明月,青雲的父親竟要求青雲將明月讓渡予世昌為妻來報答救命之恩!青雲能否割捨心中所愛?世昌會否成人之美讓有情人得成眷屬?被當作物品私相授受的明月又將如何面對青雲與世昌?

見義勇為的熱血青年–世昌將由團長張秀琴擔綱,他對明月一見鍾情、再見傾心,究竟會不會橫刀奪愛呢?夾在三角戀情中才貌雙全的佳人–明月由當家小旦莊金梅扮演,她能坐視自己的未來被任意擺佈嗎?情義兩為難的青雲由小生陳湣玲演出,他是否有勇氣付出他的真心、保全他的恩義與真情?

【演出人員】
鄭世昌 / 張秀琴  飾
姚明月 / 莊金梅  飾
歐陽青雲 / 陳湣玲  飾
歐陽德 / 莊秀鳳  飾
大  雕 / 陳淑惠  飾
鄭世芳 / 陳湣華  飾
鄭  福 / 洪儷香  飾
筱  燕 / 李婉瑜  飾
賽貂蟬 / 陳安妮  飾
伍大才 / 陳明龍  飾
盜  賊 / 王永全、張翊生、楊啟青、林永瑋 飾
音樂群 / 柯銘峰、黃建銘、莊中春、莊家煜、張秀雅、周邑琦

【製作群】
製 作 人-張秀琴
藝術總監-王友輝
藝術顧問-林茂賢
導    演-張秀琴
編    劇-莊金梅
音樂設計-朱蔚嘉
身段指導-黃勍儀
武術指導-劉冠良
舞台燈光設計-李智翔
舞台監督-李靜如
執行製作-李婉瑜
武場領導-黃建銘
文場領導-柯銘峰
後台管理-陳美淑
道具管理-柯碧蓮

 



演出日期:2007年11月10日19:30 
演出地點:台北民權公園(民權東路四段與新中街口)週邊地圖

 

點閱數

金梅淺談編劇心得

文/金梅

嗯…就從18歲開始說起,金梅加入了「秀琴歌劇團」,一路跟隨著「牛姑」的腳步,風雨無阻、南征北討,一心只為了能在歌仔戲的傳承盡心盡力!歲月易逝,一晃眼20年己過,(哎唷!一不小心我就洩露了女人的秘密,呵呵…)金梅能有今日的一切該歸功於「秀琴團長」(牛姑)對我的栽培,才能讓我逐漸成長,再者由於牛姑的鼓勵也因此激發起在我內心蘊藏的潛能,走上編劇之路。

從未受過任何編劇專業課程的我,一開始只憑著舞台上的經驗累積,將文字逐一的敍出及編彙!回憶起2000年11月第一次在板橋潮和宮演出《異國鴛鴦淚》時,起初先抓出場次及編寫唱詞後,以講戲的方式讓演員自由發揮之表演型態,到同年12月《罪》這部戲開始,我才能更加體會到一部戲曲的成長需要更多方的配合,如:導演、故事舖陳、人物設定、口白設計、動人的樂曲、場次分明及服裝搭配,另外再加燈光、音響、道具、佈景等一些硬體設備,具備了以上種種完善的搭配,方始一齣心血結晶得以呱呱落地!

當我仍在摸索學習中,許多前輩們(亦是我的良師)常不厭其煩的一一教導著我所不懂的問題!也才能進而編出些可以搬上枱面的戲劇組合。編寫過大大小小的公演戲碼,例如:罪、三春暉、鍾馗傳奇、血染情等等…每部戲對我而言都有著不同的經驗歷程哦!

號外!號外!請注意唷!11月10日(農曆10月1日)即將在台北民權公園(台北市民權東路四段與新中街口)公演《血染情》,所以金梅今天就來談談《血染情》故事~~~

在此劇中,世昌是個本性善良憨厚剛直之山林野夫,因好打抱不平,在同一日內相繼解救了明月與青雲父子,對明月一見鍾情,為救青雲父子卻惹來殺身之禍,不幸父親葬身火窟,從此兄妹倆被歐陽德收留且與青雲結拜,由山林野夫轉變富家公子。來到城市之中,再次邂逅明月…再見傾心…得知明月與青雲早已婚配,萬分失望!
 

世上除了情,人最難捨棄唯恩與義!青雲為報恩不得不割愛;明月抛開固有傳統,不想終身依歸受支配,故選擇了自主權;世昌專情的付出,令其無法自拔,為爭奪明月之愛而與青雲恩義斷!

自古英雄總是難過美人關!愛與被愛皆傷情,相識卻換來三角戀,糾葛著三個人的愛,殊不知早已為日後埋下了唯美情感的致命因子!在此劇中雖也曾裸露出人性私偏的一面,也曾因為愛令這對情同親兄弟而鬩牆;導致一對青梅竹馬感情分裂~~~~雖然三角戀最後各分東西,但在他(她)們心中何嘗不是另一種椎心之痛?
 

在愛情的國度裡,人人皆希望有情人終成眷屬,然而事事豈能盡如人意呢?在現今的社會常因感情而引發橫刀奪愛的流血事件或選擇結束了生命,所以在處理結局方面讓他(她)們選擇了放下……

世昌…為愛…回到了屬於他的山林
明月…為愛…留下照顧青雲的父親歐陽德
青雲…為愛…則遠走他鄉

也許做這樣的結局安排並不是那麼地完美也不是那般理想,但編寫此劇結局旨意是希望能在紛擾的大環境下能多點人性本善的本質元素,而少點暴戾風氣的氛圍,無論結局如何?各方思想、見仁見智,或許可以引人深思,也或許可以教化人心!

金梅才疏學淺,沒有優美的辭彙,希望所寫的句白和唱詞可以淺顯易懂,不用借助字幕也能了解演員所表達的情緒,也更不會因此錯過了演員生動的表演!金梅非常感謝在編寫的過程中,幸得王友輝老師細心的從旁指導,才能讓這部《血染情》完善的呈獻!

您還記得花轎舞?獻月?三重唱等等?這些精彩的舞步橋段是由劇團舞蹈老師黃勍儀精心編排的唷!最後金梅誠摯邀約您於11月10日(農曆10月1日)來到台北市民權公園一起再度來回味《血染情》!

嗨!朋友!請跟著我一起做~~~~
握著你的拳頭,拍拍你的胸口,大喊三聲,加油!加油!!加油!!!
秀琴歌劇團等您哦……



【小編有話說】

因為先前金梅的西施開講獲得大家熱烈迴響,這系列編劇主題特別希望金梅能再談談編劇的想法或心得,感謝金梅雖然忙著演戲、最近身體略有不適,但仍然掛心著好戲開鑼的稿子,趕在《血染情》演出前,跟大家聊聊編劇的歷程與《血染情》的編創想法,希望大家有空要前往欣賞這齣久違了的好戲唷!

點閱數

多一點激情更好的《血染情 》

紀慧玲 資深戲曲工作者

秀琴歌仔戲團自「榮膺」文建會扶植團隊後,每年盡心盡力編排新戲,光看近年產量就不得不佩服她力爭上游決心:2001年《罪》,2002年《尪某情》、《燒餅皇帝》,2003年《鍾馗傳奇》、《三春暉》。每年一至兩齣新戲製量對野台戲約仍達每年百場以上的秀琴來說,負擔不可說不重,一來,需在南北奔波縫隙排戲,二來,新戲動輒耗資數十萬,投資與收益不成比例。但劇團仍勉力為之,稱她是國家補助行列裡的品德兼優生,並不為過。

《血染情》是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專為野台製作環境委託創作的新戲。綜觀秀琴近年新戲風格,多為主題「正確」的道德戲:《燒餅皇帝》凸顯好心好報,《三春暉》描述母性的偉大;相對之下,《血染情》有「台灣霹靂火」味道,二男一女恩義情欲糾雜的劇情,劇名擺明了悲劇肅殺收場,但很遺憾的,看完兩個小時長的戲,男女主角的痛苦不夠深刻,悲情不夠「山地饅頭」(sentimental),節奏平平,音樂更乏張力,末了的血腥刻意以蒙太奇手法含蓄帶過,更讓人一頭霧水,有點刻意拉高、淨化的文學企圖。

秀琴的長處在於生旦俱美。小生張秀琴(外號阿牛)文武兼擅,扮相俊美,英挺氣質透著一絲憂鬱,演悲劇小生似是最佳選擇。旦角莊金梅苦旦、小旦皆宜,嗓音聲情俱佳,柔弱或剛烈也都適合想像,角色幅度非常大。這對先天後天條件俱優的璧人,光是亮相,就可贏得高分。阿牛、金梅同時雙雙兼任導演、編劇,金梅尤其精於寫作唱唸詞文,很難想見沒受過編劇訓練的野台戲演員,竟今古通吃,詞情達意;只是,劇本結構是弱點,這一再反映在上述新戲裡,《血染情》亦然,結構輕重失衡,整齣戲看生旦丰采,卻少了旨趣。

(本文原刊載於表演藝術雜誌第141期,2004年9月號,獲作者同意轉載)

點閱數

血染情 迥異於廟會劇場的淡雅與詩化意境

蔡欣欣 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教授

台南秀琴歌劇團所演出的《血染情》,是以外台胡撇仔戲《白色的愛》為底本改編的。故事雖然套用了胡撇仔戲的敘事公式,但編劇更集中筆墨書愛情、親情與恩情間的多重糾葛,從「情/義」真諦的辯證與「取/捨」得失的抉擇中,闡述現實人生的動念之差。全劇雖已在外台「交代故事」的基礎上更上一層,然而對於敘事情節與人物個性的連結性與完整性上仍有待加強。整齣戲雖屬小品格局,但主角演員唱念俱佳,尤其是最後一場三重唱的內心剖白令人動容;尤其在與藝術總監的溝通研商下,通過極簡的舞台配置與各色的燈光設計,營造出迥異於廟會劇場的淡雅與詩化意境。

本文摘錄自優質廟口歌仔戲拚台 大戰三回合

點閱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