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石變》來拜票


下午到達台南時,果然感受到南台灣的「熱」情,戲台上,演員們揮汗如雨的彩排著,戲臺下則仍聚集了許多聚精會神看彩排的朋友們。

趁著正式演出前的空檔,《玉石變》中五位參與票選活動的角色來向各位觀眾拉票了,先聽聽他們怎麼說:

石中天(安可不絕獎):

愛笑姨(幽默詼諧獎):

縣官(綠葉賽紅花獎):

柳慧娘(愛的抱抱獎):

趙正義(走路有風獎):

台南首演在開台天后宮陳總幹事全力支援下,順利圓滿,人潮擠滿廟埕,期待明後天盛況超越今晚!



票選網頁連結:點我投票

[音樂]重溫《玉石變》

文/jade

第二天緊接著是秀琴歌劇團《玉石變》的演出早上一起床,就看到窗外的大雨,就有了今天又要穿雨衣看戲的心理準備。多虧現場貼心地發送輕便雨衣,讓大家不用為了「前有遮傘」嘔氣連連。出門前拿出第一天穿的雨衣,繼續讓它發揮功用,也為環保盡一份心力。就在傍晚,雨漸漸停了,觀眾越來越多,演出氣氛也跟著熱起來。

 高雄縣長楊秋興今天也蒞臨現場看戲,對本土文化藝術相當支持的縣長,從頭到尾全程坐在台下,興致勃勃地欣賞秀琴的演出,現場還散發高雄縣97下半年的演出場次表,春美、秀琴自是一時之選,另外還有明華園天團的《弦月霜天》、明珠的《泣血蓮花陳靖姑》,也都是國藝會專案獲選的戲碼,高雄觀眾真的很有眼福呢!

 

一聲蔭九材,這句話可以在秀琴鐵三角身上得到最好的印證。柯老爺(按:柯銘峰老師)動人的唱腔,透過牛姑、金梅、米雪的詮釋,讓今晚的回憶中充滿了美妙的聲響。不多說,趕快來聽聽影音檔,就可以體會這種感覺啦,所以還沒看的觀眾要好好把握接下來兩場的機會啦!

                       

【苦命鴛鴦】~柳慧娘 演唱者:莊金梅 
一脈孤枝斷香煙,三支清香跪墓前,
孤女薄命親緣淺,娘親思囝魂歸天;
明仁啊明仁!婆母爲著噯玉郎抵命,拼死拼活……

【哭墓】~柳慧娘  演唱者:莊金梅
師爺作弄不應該,五年官司散家財, 
冤冤相報苦無奈,冬至秋蟲哭悲哀。


 

 
【茫茫鳥】~柳桃紅、石中天   演唱者:莊金梅、張秀琴
柳桃紅:夜深人靜琴聲殘,心海為何起波瀾?
石中天:新歡舊愛人同款,今夜難過美人關,
柳桃紅:劍氣逼人爲哪般?果然身手不平凡,
石中天:將伊名字聲聲喚,花香自有蝶來戀。


 

  
【新求婚】~趙正義   演唱者:米雪
我為妳,失了神,酒樓出入難忘情。
我為妳,失了心,敢有良藥醫心病。
天作證,地為憑,望妳接受一片心。
情似火,手如冰,望我能做汝夫君。

今天的謝幕真可說是破天荒啦!第一次聽到牛姑慷慨激昂吐露心聲(而且是不帶草稿直接講哦):很多人問她做公演戲又累又花錢,到底是為了什麼,她說做公演不是要拼經濟,也不是要拼名聲,她再演幾年也可以退休了,做公演無非是因為希望可以讓更多人喜歡歌仔戲,更多人學習歌仔戲,把歌仔戲繼續發揚光大!聽了讓人相當感動,劇團們為了這次專案演出,無不拿出最好的一面呈現給大家,所以歌仔戲要靠大家努力支持,才能更上層樓,傳承歌仔之美!

《玉石變》花絮篇

 文:蝴蝶夢
 
一齣戲的製作過程經常是充滿酸甜苦辣各種滋味,《玉石變》也不例外,不過今天要跟大家分享一些輕鬆有趣的排練紀實報導。

 
耐心十足的導演
 
曹復永導演真是一位認真又隨和的人,他熟記每一句台詞,每一個他設計好的身段動作,甚至連音樂寫好之後,不懂台語的他也會哼唱《玉石變》大多數的曲調……而且他總是不厭其煩,一次又一次地示範身段給演員看,縱然疲憊至極也不曾添重口氣。


曹復永導演總是很有耐心地一遍一遍教授身段。

雖然是超棒的導演,但團長有必要為此「以身相許」,與導演穿起情侶裝嗎?哈哈,開玩笑的啦,這兩人發現「撞衫」時也是一臉驚奇表情。

 經常忘詞的團長
 
   這次戲份最重的牛姑經常是得又唱又打,台詞、唱詞又超多,每次排到第六場醉春樓內舞劍一幕,牛姑經常是記得唱詞就忘了劍法,不然就是記得劍法忘了唱詞…..唱詞是「不能忘,往事偏偏惹心傷…..」

不是「不能忘」嗎?怎麼老是忘記呢?
  
   偷偷告訴各位,金梅還因牛姑老忘詞、忘記走位而發嬌嗔,揚言不讓潘玉郎牽柳慧娘的手,急得牛姑伸手亂抓一通,大家都笑翻了。
   
每排必笑篇
 
    這次被國藝會訪視委員大力稱讚的「愛笑姨」(小龍王飾),他每次只要排到第三場的某個片段,現場一定會爆出大笑聲,那就是鼓佬小尾完全無法自控的笑聲……想知道愛笑姨到底說了什麼,為什麼排N次小尾依舊笑N回嗎?7月1日(二)早上10:30在吳園舉辦的記者會您可以來先睹為快唷~

《玉石變》部落格相關報導

《玉石變》最妖嬌美麗的乾旦~小龍王

文 / 蝴蝶夢

 
自從臨危授命演出《范蠡獻西施》東施一角後,大家開始對我「刮目相看」,原來我是如此地有潛力……呵呵,生、旦、丑都行,自己心裡也挺高興,因為不只可以嘗試不同的行當角色,還可以「大玩特玩」一番裝扮的樂趣。

蝴蝶夢問我對於這次《玉石變》的鴇母一角有什麼特別的詮釋方式嗎?我很直接地就跟她說:「我會很美很美地出場……」當場我看著她笑得很詭異,不知她是不相信我有「驚豔」全場的能耐?還是暗暗在嘲笑我「如此愛美」?開玩笑,我是很敬業的演員耶,「美」的要求是歌仔戲美學裡很重要的一環,加上我自己又是學設計出身,對於「美」我總有一些特別的要求與敏銳感覺,總希望自己能色藝雙全。

這次演出《玉石變》的老鴇愛笑姨一角,嘿嘿,除了小旦的妖嬌腳步手路之外,小豔紅(佩儀飾)、柳桃紅(金梅飾)算啥?要知道薑還是老的辣,各位看官請拭目以待史上最妖嬌美麗的乾旦即將登場囉….歡迎樓上招樓下,大家一起來醉春樓,啊不是不是,是《玉石變》演出現場給我評分唷!

《玉石變》部落格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