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挑戰歌仔戲的「旦本戲」~我的編劇感言

文/靜芳

鑼鼓陳、戲曲動,沒食腹肚嘛昧空,
弄刀槍、比武劍,甘苦自然變輕鬆。
祖師爺、傳乎咱,代代延綿有秧望,
新服飾、舊戲籠,共船攏是一家人。

我是一位道地的「戲班囝仔」,在戲園子落地生根,戲曲猶如我的命脈,它不斷地在我的細胞裏活躍,從學戲、演戲到編劇,這一路走來辛苦,但執著的我,卻不畏艱難「始終如一」。也許,這就是祖師爺給我的力量吧!

要從演員跳脫而進階為編劇的身份,這對沒有高學歷的我來講,無不是一種挑戰,這完全是要靠著從小對戲曲的認知與磨練,才能掌握住整個舞台運作與戲劇的張力。每當要創作一齣新劇目,我就要再次地注入我的新生命,從挑選戲碼、完成架構、人物塑造、情節埋伏,甚至於口白、唱詞的設計,這所有的環節都是在考驗一個編劇的功力。

歌仔戲編寫這條路,是非常苦悶的,時常夜深人靜自個兒暗自摸索、費心思考、勤做功課,這過程中有失落、有歡笑,隨著劇情的轉折與起伏,有時寫到悲苦傷心之處,都能感動到自己心坎底,眼淚也就會不禁地流下,這種心情可真是「五味雜陳」!

在編寫《泣血蓮花~陳靖姑》之前,我改編過八部歌仔戲劇本,其中一部新編亦是個人的代表作,是改編自關漢卿的《竇娥冤》,也就是明珠的《六月雪》。看過這齣戲的人,我想大家都一定有所感觸,那位「感天動地」的竇娥,是不是還停留在您的印象中呢?

這次的《泣血蓮花~陳靖姑》也不例外,雖然戲路不同,但一樣用心琢磨,再加上這次劇團十分榮幸邀請到劉光桐導演,為新戲精心設計;邀請編劇顧問施如芳小姐,為劇情走向鋪陳給予建議;邀請音樂顧問歌仔戲「笛仔王」莊家煜老師,不斷在音樂設計上給予一些建議與協助。這三個環節,對整齣戲來講,不但有加分的效果,相對的,也是給劇團更進一步的提昇。

「歌仔戲發表與製作專案」從初審、劇本複審到最後正確劇本考核,這每一次都是讓我精神緊繃,直到結果出爐的那一剎那,才能讓我完全放鬆!非常感謝「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對本團的青睞、對編劇的肯定,也感謝媽媽許素珠團長從小對我的栽培與提拔,更要感謝來自四面八方的前輩與專家學者們,不斷給我寶貴的意見、費心地指導,才使得我在編劇上能有進步與成長的空間,真的謝謝您們!

《泣血蓮花~陳靖姑》邁入我第十齣歌仔戲劇本創作,雖然是老戲新詮,但我們用嶄新的手法來呈現,從前製到籌備,「歌仔戲製作與發表專案」整整讓我花費了快兩年的時間醞釀。再次感謝導演、編劇顧問、音樂顧問們共同參與此劇製作,這是明珠有史以來最龐大的陣容,也是激起我再次為明珠「量身訂做」的原動力。經過一段時間歌仔戲不斷被改良的情形下,觀眾已經很難再看到真正的「傳統古冊戲」,藉此機會,我再次挑戰歌仔戲的「旦本戲」。

對於飾演劇中陳靖姑,同時又身兼編劇的我來講,這兩個角色都讓我備感壓力,誠心感謝專家學者、各界藝文人士與所有觀眾朋友們,能給我們支持與鼓勵,讓明珠把曾經轟動內台的古冊戲《泣血蓮花~陳靖姑》再次推向高峰!

【影音片段】


2007大龍峒保安宮【保生文化祭民間劇場 – 家姓戲
4/22 日 明珠女子歌劇團泣血蓮花陳靖姑】 7:00~9:30
保安宮交通資訊

更多泣血蓮花陳靖姑照片請至相簿

【小編有話說】

我知道影音畫面有點斷斷續續,聲音也有點不清楚,不過這是特派記者阿噗噗昨天徹夜未眠,千辛萬苦剪出來的片段,他說明明剪出來的片段不是這樣不清楚的。
不過…唉…經過網路傳輸後…還有不同電腦的接收度不同….所以…..
不滿足的就請別錯過明晚的現場演出喔!!

點閱數

《泣血蓮花》嘔心瀝血

文/林茂賢

「陳靖姑收妖」是民間流傳的神話故事,台灣民眾以臨水夫人陳靖姑為產婦的守護神,在早期醫療不發達的年代,婦女生產必需冒著生命的危險,台灣俗語:「生贏雞酒香,生輸四塊板」,正反映生產的危險性,每當產婦分娩都會祈求臨水夫人庇佑生產平安、順利。明珠歌劇團的《泣血蓮花》即援用陳靖姑收妖的故事編撰為歌仔戲。

《泣》劇劇本初稿,是以野台戲方式呈現,內容充斥不合理、硬拗的情節,例如為彰顯陳靖姑之神聖性,陳靖姑被塑造成無情、無慾、神聖純潔的性格,為盡孝道被迫成婚,但仍堅拒夫妻同房,卻無法解釋既守身如玉又為何會懷孕;原劇一切皆是命中註定,且師父一再預告劇情,使戲劇完全沒有玄疑、張力。劇中每當陳靖姑遭逢抉擇或危難之際,就會出現觀世音菩薩下凡解答、救難,反正「戲若做沒路,就用神仙度」,凡事交由神明處置,一切都是冥冥中被註定,陳靖姑神奇聖潔卻沒有人性,而師父提示未來命運告知將面臨之阻礙,於是觀眾也提前得知劇情如何發展,不必再觀賞演出,這種簡易的劇情只能在野台「騙神」,根本無法讓觀眾接受。

在歷經多次修改劇本之後,《泣》劇刪除觀音菩薩的腳色,以免祂不時現身指點迷津、干涉劇情,師父也不再預告結果,讓觀眾有興趣「繼續」觀看,而最大轉變在賦予陳靖姑「人性」,擺脫神明與師父的安排,結局則改編為陳靖姑為拯救百姓犧牲生命,揚棄神助成仙、天生必然的宿命,如此不僅增加動人的愛情戲,也成就其偉大人格。

《泣》劇導演劉光桐先生對劇情的重新編排顯然費盡心思,對於腳色性格的塑造,場面的調度均處置得宜,從單調、無趣、怪力亂神的原創劇本,改編成節奏明快、劇力萬鈞的演出,顯見導演之功力。此外《泣》劇舞台美術、燈光設計也製作用心,有別於野台式的草率粗糙。

明珠歌劇團95年首度入選為國家傑出演藝團隊,因此演員無不戰戰兢兢,努力表現。明珠的優勢在旦角,尤其李靜芳、李靜兒姊妹唱腔優美、演技精湛,更是劇團特色。明珠的小生、丑角腳色稍嫌薄弱;但導演大量刪減小生戲份、唱腔,遮掩劇團弱點使劇團得以發揮所長,隱飾缺點。《泣》劇丑腳則外聘陳美雲劇團呂雪鳳客串演出,呂雪鳳唱作俱佳、演技生動自然,為《泣》劇增色不少。劇中安插七歲童星表演,噱頭十足且效果良好。

《泣》劇音樂也非常精采悅耳,全劇曲調多元、唱腔豐富,串場配樂、背景音樂適當,且運用許多四句聯,發揮台語之美,也展現歌仔戲「有聲皆歌」之特色。

綜觀《泣血蓮花》可算明珠成功之作,全劇劇情流暢、趣味十足,結局溫馨感人,演員唱作俱佳,舞美技術人員表現稱職,因此整體而言仍屬精采之作。

(本文作者為靜宜大學台文系副教授)

點閱數

保生文化祭家姓戲~4/22 明珠 泣血蓮花陳靖姑



【劇情特色】

編導創意

為強化歌仔戲之戲劇張力及藝術內涵,《泣血蓮花~陳靖姑》是專為明珠劇團演員量身訂作,除保留民間喜愛的精彩橋段如祈雨、收妖等,劇情刻劃將更深入人性情感及道德倫理之衝突,改善過去「因神仙而神仙」的粗糙架構,細膩呈現「神、人、妖」三者間之邏輯思維及當代意識。

音樂設計

有鑑於歌仔戲朝精緻劇場發展而逐漸失去傳統唱腔曲調特質,《泣血蓮花~陳靖姑》嫻熟運用傳統曲調及鑼鼓節奏以烘托戲劇張力,並適度輔以北管與新編主題曲點綴背景氛圍,通俗但不粗俗,朗朗上口,是場扣人心弦的音樂饗宴。



【劇情大綱】

白仙姬、張坑鬼二妖幻化人形無惡不作、傷人無數,福州一帶人心惶惶、民不聊生。悲天憫人的陳靖姑自小好學玄法,不顧娘親葛氏反對,堅心離鄉千里求師,三年來於閭山苦修,許真君嚴教道法。靖姑不知家鄉娘親以假病為由,被阿舅葛博吉騙下山,天意難違,臨行之時靖姑強抑心中不捨之情,許真君授予三項法寶及錦囊妙計以為告誡。

白仙姬幻化賣花女欲活吃劉杞,靖姑見狀緊急出面相救,化解危機後互道姓名,劉杞得知靖姑乃指腹為婚之妻,心中欣喜卻又不敢向其表明愛意。劉杞過府提親、靖姑百般推拒、母親難過哀求,靖姑面對親情與救世交戰,陷入兩難。白仙姬懷恨在心,與張坑鬼計劃加害靖姑,二妖幻化陳家大宅與靖姑模樣,劉杞不知情竟將白仙姬迎回家中。葛氏不見新郎官到來而焦急萬分,靖姑推算得知邪妖作怪、劉杞有難,緊急前往與二妖鬥法,張坑鬼、白仙姬再度脫逃。

福州臨水鄉久旱不雨,百姓叫苦連天,縣官貼榜尋求若能求雨者則賞銀五百兩,博吉假揭榜、真斂財,縣官大怒,欲將博吉斬首示眾。葛氏苦求靖姑解圍,靖姑不忍百姓蒼生之苦,不顧師父告誡及肚中有孕在身,忍痛施法脫胎。不料葛氏中二妖之計,白仙姬與張坑鬼趁機盜食胎體,欲置靖姑於死地。

靖姑設壇施法祈雨,果獲天降甘霖,百姓歡喜之際,靖姑震驚得知胎兒被食,白仙姬法力增強無限。同為觀世音的一滴靈血及一根青絲降世,為何會正邪殊途、一世糾纏?前世的夙願、今生的了結,靖姑與二妖纏鬥數回卻因真氣耗損而殉身,於臨水洞前羽化成仙,終於收伏二妖,感人事蹟萬古流芳。

【主要演員表】

陳靖姑:李靜芳
白仙姬:李靜兒
劉 杞:陳珮莉
葛 氏:蔡秀枝
葛博吉:呂雪鳳
張坑鬼:吳明志
李三姐:童淑宜
林九妹:蔣明珊
呂太寶:古翊汎
許真君:吳世明
文 氏:施春香
衙 役:陳儷芬
小媒婆:林郁璋
小白蛇:林郁璋
小 翠:張珮娣
蓮花仙子:張珮娣、賴卿華


2007大龍峒保安宮【保生文化祭民間劇場 – 家姓戲
4/22 日 明珠女子歌劇團泣血蓮花陳靖姑】 7:00~9:30
保安宮交通資訊

更多泣血蓮花陳靖姑照片請至相簿

點閱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