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菩薩 耍帥篇

【駐天團特派記者 湘 愚人節系列報導之二】

時間:2006、6、25 地點:台北社教館 事由:耍帥篇

話又說…

鬼菩薩裏的段克邪,俊美出塵自不在話下,舉手投足間盡是迷人風采,武功出神入化到簡直神人的地步…每每出場皆扣動人心…

當劇情走到最後,觀眾為著段克邪不做任何抗拒,生死置之於度外的把劍瀟灑的往後一拋,寧往黃泉陪步香君感動落淚時,台上有一個人的臉在瞬間黑掉了,那就是飾演七王爺的昭瑋。因為…剛剛大姐視死如歸,淒涼又動人的把寶刀率性的向上劃出個漂亮的弧度時,那把精心打造的寶刀,在落地時…硬生生的…斷了!看到刀斷成兩截的昭瑋心痛極了…再怎樣那是都是他和阿興辛苦跑到專做霹靂布袋戲的店訂做的,卻在大姐的『耍帥』中…不小心毀了…

從此後,接下來的鬼菩薩,在拿著寶刀對打時,總會看到大姐握得很緊,因為…好不容易才給它想辦法纏好,弄個不好,在台上打時又斷,那可就難看了…

(待續)

點閱數

大眼鬼菩薩 絕跡江湖

【駐天團特派記者 湘 愚人節系列報導之一】

在特派記者努力不懈的搜證之下,發現了幾件台上演得渾然忘我、台下看得津津有味的趣事…

時間:2006年某一場鬼菩薩試演 事由:大眼睛的鬼菩薩

話說…

剛開始鬼菩薩的面具,進興和昭瑋特地跑到專門做霹靂布袋戲道具的店訂做,還未拿到時,劇團先用其它的東西做了個面具,按照訂做樣子大略的做了一個替代品排戲用,做好時大姐看了看,覺得眼睛的部份做得太細長又太小,這樣她會看不見,想了想,便把眼睛的部份裁剪成她要的大小,不但讓眼睫毛可以露出來,還可以看到大姐電人的眼眸…

就這樣…排練開始~~當大姐殺氣騰騰的現身時,大家實在撐不下去,通通笑翻了,因為,大眼睛的鬼菩薩真的沒有殺傷力,而且啊,還算可愛呢…

從此後,大眼睛的鬼菩薩絕跡江湖,天涯海角遍尋不到他的蹤跡…只留下細長眼眸的鬼菩薩

(待續)

點閱數

善惡衝突的鬼菩薩

石光生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 戲劇與劇場應用系教授

        台灣歌仔戲的劇情發展大多沿襲中國傳統戲曲的特色,在曲折的多場結構的情節中,多側重於善與惡之間的衝突,讓觀眾看到善者如何被惡人欺壓,然後惡勢力如何被剷除。因此,這樣的劇情模式即脫離不了諸如關漢卿《蝴蝶夢》以降的「通俗劇」特質。在通俗劇裏,善者經過無數折磨而得以獲得彌補,其結局可以是多樣的。例如:平反、復仇、補恨、得官、受封、團圓、有情人終成眷屬等等。明華園天字團的另一齣戲《柳家店》就是溶合平反、復仇與補恨,該團的《鬼菩薩》是典型的父仇子報。此劇結局就出現段克邪(即鬼菩薩)的妻子香君以死激勵夫君揮刀除掉王爺,以報父仇:

香君:段郎!夫妻生同生死同死,你為了二十年前父母之仇、更為了我甘願犧牲自己的性命,香君怎能棄你不顧?
欽差:段克邪你別亂來,雖然你殺死小千歲,但只要我在皇上面前替你說情,大不了是辭官去職;但是你如果殺死王爺,恐怕株連九族;那是你的妻子,難道你忍心讓你的妻子死嗎?想清楚、想清楚啊!
王爺:哈哈哈……原來你就是二十年前那無能知府的兒子,我知道你不怕死,你殺我啊!但你若殺我…你的妻子也會受連累,你捨得嗎?我若死,你的妻子就為我陪葬,殺啊……你殺啊!
(鬼菩薩望著香君,壓抑怒火顫抖著進退兩難)
香君:段郎……你動手!〈強烈音樂〉
鬼菩薩:香君……
香君:段郎!王爺父子是我們兩人的殺父仇人,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此仇若是不報,我怕你會遺憾終生、痛苦一輩子,我不願見你痛苦;話又說回,就算現在饒恕王爺,他也不會放我們夫妻甘休,唯一的辦法就是跟他同歸於盡;相公!段郎!為妻先走一步!讓你了無牽掛!
(香君語畢自殺)(陳勝在51)

        接著,段克邪果真殺了王爺,為父報仇,但也隨著愛妻身亡。觀眾滿意於王爺的惡有惡報,但也同情段克邪夫婦的犧牲。

        明華園黃字團陳勝國編寫的《太后出嫁》與秀琴王友輝創作的《范蠡與西施》與莊金梅編劇的《血染情》,都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結局。通俗劇通常充滿道德教訓,民間觀眾很容易從善惡之爭學習道德教訓,因此一面倒地同情受難的善人。也因此儘管觀眾為善人的不幸遭遇而哀憐,但可預測的結局—平反、復仇、補恨、得官、受封、團圓、有情人終成眷屬等等—足以讓觀眾在落幕時滿意地離開廟口野台,並且深信人間仍有公義,生活還是有希望的,儘管現實世界並非全然如此。

        台灣歌仔戲的通俗特質,亦透過劇中的歌舞來呈現。除了主要人物的唱曲,通常需要丑角三花來展現具娛樂功能的歌舞,這也是重要賣點之一。最佳例子是明華園天字團的《鬼菩薩》裏,團長陳進興的逗趣歌舞〈賣水果〉,其中還夾雜了簡單的英文”one, two, three, four”,以吸引觀眾。個人觀察,明華園天字團與黃字團深諳通俗劇的魅力,其編演的劇本,通常深深吸引戲迷。

本文摘錄自2005台灣戲劇概述

點閱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