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清唱會精采選段之弦月霜天

創始於1995年的「華人歌仔戲創作藝術節」,2006年進入第六屆,由台北市文化局贊助主辦,邀請廈門市歌仔戲劇團、新加坡戲曲學院、新加坡武吉班讓福建公會薌劇團,以及台灣的唐美雲歌仔戲團、明華園天團、春風歌劇團等八個團隊,2006年9月在台北城市舞台、國家劇院實驗劇場展開為期10天的輪番競演。

9/17 (日)下午2:30 於社教館城市舞台舉辦之【閉幕清唱聯誼會】,邀請台灣、廈門及新加坡具代表性的歌仔戲演員一同參與,其中包括南台灣歌仔戲三大天王演唱弦月霜天范蠡獻西施青春美夢精采唱段(依出場序),感謝承辦單位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熱情同意在好戲開鑼播出部分影音片段。請大家有空也前往2006華人歌仔戲創作藝術節的專屬網站去認識這個很有意義的活動。

【報應鐘聲】(段弓弦:昭香、宋金龍:麗巧)
段弓弦:報應鐘聲響晨曉
段弓弦:死神擂鼓吼九宵
宋金龍:臉帶慈悲觀音笑
段弓弦:心懷閻羅突牙獠

【七字白轉漢調】(段弓月、段弓弦:昭香、宋金龍:麗巧)
段弓月:爹,你凡事能做又能隱,
        船過水波水無痕!
        神不知來鬼不問,
        宦海為官三十春。
宋金龍:三十春 官宦海,
        一憾事 心中埋;
        兒啊~你心中疑問需要等一載,
        爹是有口難言萬般無奈。
段弓弦:鴨蛋再隙也有縫,
        千丈地樁也會鬆;
        血海深仇冰封霜凍,
        一朝太陽因果赤紅。

【四句連】(段弓弦:昭香、宋金龍:麗巧)
段弓弦:一朝太陽花開得意,因果赤紅大吉大利;
        你我眾人奉聖旨,動土開工萬事皆宜。
宋金龍:對對對,動土開工萬事皆宜。

【雜碎調】(段弓月:麗巧、段弓弦:昭香)
段弓月:宋金龍 無恥唇,假思詐愛如疫瘟;
段弓弦:打蛇需要打七寸,閻王定要三更魂。

點閱數

天王開講之陳昭香:我演出段弓弦的心路歷程

明華園天字戲劇團 當家小生陳昭香


           每一次接到新的角色時總習慣性的把劇本從頭到尾快速瀏覽一次,心裏先有個底後再仔仔細細的看過一遍,喜歡用不同的角度和想法來讓自己更了解劇中人。

拿到弦月的劇本,仔細看後,便開始思索內心轉折極大的「段弓弦」該用何種方式來詮釋才會恰到好處。直覺這個角色既官居極品理應為國分憂,造福百姓,但在內心深心處卻因有個揮不去的陰影,導致他不惜設下陷阱、公報私仇、違背聖命、身敗名裂也堅決與對方玉石俱焚。復仇,看起來是那麼理所當然,悲劇,應在決定復仇後就已註定…然而雖是不願的選擇,卻還是理智戰勝感情最終在親情與愛情、正義與道德之間取得平衡點,不再血債血還。


開始排練時,弓弦內心的衝突與矛盾的拿捏,是個很大的考驗。某個角度看來,他為國盡忠,極重家庭,應是人格高尚的君子。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卻是府城極深,不擇手段,復仇個性極為鮮明,人格陰沈的偽君子。段弓弦的角色裏摻雜了人性的善與惡,好與壞的強烈對比…再三揣摩之下,自信略帶傲氣,復仇心強但還幸有良知是對這個角色的最終定義。

劇裏面特別鍾情兄弟相認的橋段。由於自小家庭觀念重,與父母弟妹相處十分融洽和樂,所以演起手足之情來默契十足,自然不做作。而段弓弦的悲、段弓弦的苦、段弓弦的恨,藉著唱唸幽幽的訴說往事,淚,每每就如斷線珍珠真情流露。還有另一個橋段我也十分喜愛,就是最後的問斬宋金龍。試想,明明垂手可得的復仇就在眼前,卻被硬生生的斷送,怎叫人不惱?怎叫人不怒?怎叫人不怨?整個情緒由恨意到放下落差極大,如何在情感上收放自如,讓大家的心情隨劇中人起伏,著實是讓我想了又想、修了又修、改了又改,一個橋段不知修過多少回,是整齣戲裏讓我著墨最深,同時也是觀眾掌聲最多的地方。


每一次的演出都是一個挑戰,每經過一個挑戰,總會得到成長和收穫,認真努力的扮演好每個角色,是我對歌仔戲的用心與堅持。

編按:
明華園天字戲劇團 將於本週末於紅樓劇場盛大推出內台版弦月霜天
演出時間
2007/1/19 下午 08:00:00
2007/1/20 下午 02:30:00
2007/1/20 下午 08:00:00
票價 500/600/

劇情介紹請點選以下網址
http://www.ticket.com.tw/dm.asp?P1=0000007239

點閱數

高度劇場魅力的弦月霜天

王友輝 國立台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副教授


《弦月霜天》以難得一見的「三生雙旦一丑」的主要演員陣容,以及整齊的配角搭配,舖演出一段情恩仇怨相互糾纏、以毀譽清官為目標的復仇故事。或許是因為「三生」並重,企圖讓飾演弓弦、弓月和宋金龍的昭香三姐妹能夠各自有所發揮,在情節的發展和角色的刻畫上不免有著龐雜之嫌,編劇意到筆隨的說故事技巧與特殊的觀點視角,固然在行到水窮處讓觀眾有著柳暗花明的驚奇而目眩神馳,但仔細深究起來,復仇過程中倘若能加深表現人物真正的性格矛盾與動人的人性衝突,當可再創經典的高度。

值得一提的是,導演陳勝在以其豐富的舞臺經驗,透過雙焦點甚至多重焦點的重疊場景,幾乎不落幕的轉場處理,伴以朱蔚嘉的音樂編腔,將六幕多場次的複雜情節掌握在流暢的節奏中,許多場面更是突破了外臺演出的場域限制,透過有限舞臺空間前後交疊、左右對稱等等畫面構圖,甚至異空間並置的奇想手法,創造令人莞爾的戲劇效果,對外臺的觀眾而言,具備了相當新鮮而強烈的吸引力。

(本文節錄自廟口確有好戲)

點閱數